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与风格特点

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为民间传承,在造型手法与具体的风格特点上都有着极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地域风格。

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遍布三秦大地的汉唐遗迹以及长期以来形成的地域传统。汉唐风范的影响表现在秦人生活、学问、艺术等诸多层面。老人与小孩人物花岗岩石材雕塑

比如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的创作,虽为民间所造石刻小品,却尽量追求汉唐石刻大气磅礴、不拘小节的总体特征。石雕表面具体的深入刻画,决不作细致入微的过多雕镂,以免破坏整体造型的浑厚饱满。

并尽力追求借以石棱为器的力量感,使作品发挥出石雕艺术的独特表现魅力。在构图和整体布局上,为了使整个作品的主要部分得以突出、抢眼,不惜大胆取舍、有意夸张。有的作品干脆次要部分大面积留空,表面不作细致的变化处理,以达到主次分明、主题突出的效果。
同时期的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在造型、构图等方面,则表现得比较理智。在创作过程中,极为注重作品的比例、动态:讲究画面的均衡、对称与客观方面的合理性;所雕出的人物、动物等形象,大多比较写实,不作过度的夸张变型;

并且极为重视雕工,石刻表面大多饰以繁复的图案和花纹;尽可能在有限的空间中雕出大量的内容,极力做得面面俱到,整件作品以雕工见长。

这些都与渭北明清民间石刻的大胆取舍、自由夸张并有意制造出强烈对比以及粗犷、豪放的造型风格截然不同。

同样体积的一件作品,晋南石刻最多可在上面雕刻出数倍于渭北石刻的人物、动物、花木等装饰内容;并同时使用浮雕、半圆雕、镂刻等技法。

渭北石刻尽量精简内容。在同等的面积里,渭北石刻仅需一个兽头作为装饰,以表现威武的气势。

而晋南石刻则能表现出一个或者数个完整的动物造型,来表现华丽、喜庆的气氛。渭北石刻在有些地方甚至大面积表现一个符号性的简单图案,意图和石雕的整体造型相协调,形成古朴、凝重、简练的风格。这些更为接近中国传统艺术表现手法的作品与同时期的晋南石刻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空间的布置和利用方面,晋南、渭北两地也存在着较大的区别。晋南石刻重点以所雕对象为中心,力求对象符合客观规律,并在合情合理的范围内尽情发挥工艺水平。在具体雕琢过程中,围绕雕刻对象客观的写实需要,对石材进行理智的取舍。为了使作品接近对}象的客观规律,不在乎舍弃原材料的部分空间。
使得有的作晶从总体看来,某部分大面积凹陷进去,影响了观者直观的视觉感受。石雕总体处理得华丽细腻、精致,作品无论体积大小都尽力运用浮雕、镂刻圆雕等艺术手法进行修饰、美化,面面俱到,以达到内容丰富、装饰华美的效果。

整个作品呈现出雍容华贵、柔靡纤巧细致的具体特征,用以迎合世俗化的审美需求。渭北石刻在雕凿过程中,完全遵循井尽可能利原石空间,绝不轻易损失原材料的边缘空间;井尽力发挥原材料内在空间的最大容量,尽可能做到在有限的石材空间中表现出能占有最大的视觉空间的作品。

决不会因为考虑写实的需要而损失原石空间,使得造型部分小于未造型部分而影响整体造型。即便是造型需要又无法避免的体积之间相联系、区别的转折,也尽量设计成花纹、动物或其它造型,给观者造成通畅的视觉感受,以避免造成某部分在视觉和形体上的空缺,并巧妙地运用这些附加造型使石雕作品更加生动、自然。布朗库西人头肖像汉白玉抽象雕塑

在具体的处理方法上,一切围绕作品的整体造型,在造型完整的基础上再考虑具体的细节变化般不作喧宾夺主的过多表面雕镂。在石刻作品的构思过程中,既考虑到不破坏原材边线,占据最大空间,又考虑到利用原材对角裁切后对角线长度大于边线长度的科学原理,以扩展原材的视觉空间,井巧妙地安排多个面向之间的扭转关系
同时为了保证圆雕作品可以从多个面欣赏,并合占据空间的需要,一件作品几个精彩部分,如人头面部、兽头面部以及其他一些精彩的造型及配饰部分,经过精心的构思、设计都均匀地分布在作品的各个面上,使一件小小的作品能让人从多个面欣赏、回味真可谓匠心独具、苦心经营。

如对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感兴趣,可继续了解博仟雕塑企业渭北民间石材雕刻拴马桩北方汉白玉佛像的发源地石雕制作施工流程大足石刻优美的雕塑语言《十大明王》石雕方法谈北方石雕先容石雕技艺与风格浅析晋南、渭北明清民间石刻等精彩文章。

“晋南、渭北石雕造型手法与风格特点”的10个回复

  1. 晋南、渭北地区的民间石刻,一直保持着各自的原始艺术特征,并沿着其特定地域风格的纵向传承关系顺延下来。两地现存的大量明清民间石刻虽然在规模、品位和气势上远不及汉唐石刻,但其所独具的乡土气息和原始地域性风格以及拙朴自然的艺术特色,尤其是其自身所表现出的强烈的时代内容,却也是汉唐石刻所不可比拟的。
      笔者从2000年至今,多次赴晋南、渭北地区考察古代雕塑。对两地民间石刻艺术在造型手法、风格特征等方面的同、异现象进行了具体地对比分析。
      
      一、题材内容的趋同与差异
      
      晋陕人民在长期的对西北少数民族的战争和融合过程中,由于对战争和死亡以及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生活状态有着深刻体会和极度恐惧,再加上与西北游牧民族的长期交往、融合,受其影响而产生的对狮、虎等猛兽的强烈的图腾崇拜,这一点与其它地方相比显得更加强烈。相应地产生了独具特色的石雕题材和外部表现特征。如:陕西的炕头拴娃狮、山西的炕头压脚石等,都是以狮子为创作原形,通过夸张、变型、拟人化等艺术手法,并融入了创造者的理想和对美学的独特理解而创造出来的艺术形象。
      从清代中期起,西北地区民族矛盾有所缓和,长期大规模的民族冲突已不多见,人民生活相对安定。民间艺术的题材范围也有所扩展,除已有的传统题材外,又出现了大量反映当时社会状况的内容题材。
      
      二、造型手法与风格特点之同异比较
      
      晋南、渭北两地的学问状况虽然横向交流频繁,相互影响、吸取、借鉴、融合,但是其发展、进化的主线,仍然是以各自地域学问的纵向传承关系为主。因此,两地明清民间石刻在造型手法与具体的风格特点上又都有着极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地域风格。
      渭北明清民间石刻的创作,虽为民间所造石刻小品,却尽量追求汉唐石刻大气磅礴、不拘小节的特征,以造型饱满、刚劲有力见长;石雕表面的深入刻画,仅是点到为止,决不作过多雕镂,以免破坏整体造型的浑厚饱满;在构图和整体布局上,为了使整个作品的主要部分得以突出、抢眼,不惜大胆取舍,作品的次要部分用线刻的手法稍作示意;有的作品次要部分大面积留空,表面不作细致的处理,以达到主次分明的效果。
      同时期的晋南石刻在造型、构图等方面,则表现得比较理智。雕出的人物、动物等形象大多比较写实,不作过度的夸张变型;且极为重视雕工,石刻表面大多饰以繁复的图案和花纹,整件作品以雕工见长。这些与渭北民间石刻粗犷、豪放的造型风格截然不同。
      同样体积的作品,晋南石刻作品能雕出数倍于渭北作品的装饰内容,并同时使用浮雕、镂刻等技法;而渭北石刻则尽量精简内容,形成质朴、简洁的风格。
      在空间的布置和利用方面,晋南石刻重点以所雕对象为中心,整个作品呈现出雍容华贵、柔靡纤巧、繁缛细致的具体特征,用以迎合世俗化的审美需求。
      渭北石刻在雕凿过程中,完全遵循并尽可能利用原石空间,不轻易损失原材料的边缘空间,在有限的石材空间中表现出能占有最大的视觉空间的作品。
      
      三、审美心理的趋同与差异
      
      晋陕明清民间石刻所反映出的审美心理也存在着接近和区别。其接近之处在于:其一,中国传统的民间美术与悲观无缘,它在任何情况下都祈愿生命繁荣,以生命繁荣为其最高的追求,所以,其内容往往是祈求丰收、安康、长寿、吉祥之类。因此,晋、陕明清民间石刻虽各有其独特的地域性传承关系,而基于其表现生命繁荣的总体审美心理却是十分相似的。其二,中国民间美术的宝贵财富就是民族学问几千年来积淀的结晶,民间美术始终保持着相对的传承性。我国来自远古的太极阴阳哲学对晋、陕明清民间石刻有着深远的影响,诸如:民间崇尚完整圆满,讲求对称偶数,喜好以大为美等审美理念,所创造出的许多阴阳相合、两两成对的造型,无不反映出正负相生、阴阳一体、生生不息的哲学观念。其三,民间美术在传承远古学问符号的基础上,构造了一个特有的视觉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主要包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等观念和内涵。如:晋陕明清民间石刻作品中出现的龙、凤麒麟等题材都属于这个范畴。
      具体来说:渭北明清民间石刻无论在造型手法上还是在具体的风格特点上,大多呈现粗犷、厚重、简洁的特征,更多地保持与继承了汉唐石刻雄浑博大的气势,并结合了民间艺术质朴、简洁的特征,表现得颇为粗放、写意;并着重强调造型整体的厚重感与空间的外张力,不求细致入微,而求形神兼备,甚而得意忘形;表面处理简洁、明快、大气磅礴。晋南明清民间石刻造型大多较为温和;石雕表面处理得华丽细腻,不留大面积空白而尽可能装饰、充实,更显得纷繁复杂、细腻灵巧;作品整体处理得工整严谨、写实合理并极尽工艺趣味,紧随时代步伐,在造型、表现手法与审美趋向等方面都比较符合明清美术柔靡纤巧、富丽堂皇的世俗化倾向。
      

  2. 中国传统的石雕艺术自隋唐以后便逐渐倾向于世俗化,由盛而衰.而晋、陕明清民间石刻固守着其地域性的传承因素,又广泛吸取来自各个方面的营养,兼容并蓄, 不断发展和充实自己,从而顽强地繁衍、生息下来,并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面貌.两地民间石刻在题材、风格、手法等方面均存在着差异和趋同之处

  3. 石雕,指用各种可雕、可刻的石头,创造出具有一定空间的可视、可触的艺术形象,借以反映社会生活、表达艺术家的审美感受、审美情感、审美理想的艺术。
    常用的石材有花岗石、大理石、青石、砂石等。石材质量坚硬耐风化,是大型纪念性雕塑的主要材料。

  4. 天然石材
    坚实,耐风化,因而,在岭南建筑中,除了石塔、石桥、石坊、石亭、石墓,更广泛地应用于建筑构件和装饰上。大体分为三类:一是作为建筑构件的门框、栏板、抱鼓石、台阶、柱础、梁枋、井圈等;二是作为建筑物附属体的石碑、石狮、石华表以及石像生等;三是作为建筑物中的陈设,如石香炉、石五供等等。[2]
    天然石如今被人们利用广泛,以自然为美,用于学校门口,园林绿化带中,机关单位门口等等。

  5. 1.选材与工艺特点
    在地理条件上,由于粤东沿海地区盛产花岗岩,且潮汕一 带,沿海地区气候温热,对以木结构为主的中国传统建筑来说, 台风的破坏及多雨水侵蚀的问题使传统的木结构房屋无法适应, 加上海风的盐碱性对木材有腐蚀的作用,木质材料易于损坏。其 次,潮汕人靠海吃海,海洋是潮人赖以生存的哺育者,但海洋又 变化莫测时刻存在着危险,海洋是潮汕人获取资源的地方,但也 可能是吞蚀生命的地方。对于这种不可预知的命运存亡,潮汕人 对永恒的渴望也寄托在建筑上。石质材料的选择恰恰符合了这一 永生观念的愿望。潮汕石雕艺人就地取材,选取花岗岩作为石雕 材料,这一石料在闽粤地区被广泛使用。花岗岩表面有肉眼可辨 的矿物颗粒,使得其色泽变化均匀丰富。花岗岩石材的材质特点 为潮汕石雕增色不少。
    早在宋代《营造法式》中就已将中国建筑石雕的雕刻方法 归纳为四种,即“素平”“减地平钹”“压地隐起”和“剔地起 突”。素平即“阴纹线刻”,“减地平钹”是剪影式凸雕和凹 雕,而凸出或凹入的面都是平的。“压地隐起”即现代所说的浅 浮雕,一般凸出的部分比较写实物象的结构体积都会有所体现, 而凹陷的部分则加工为平整的面。“剔地起突”即现在的‘高浮 雕’,这种雕刻手法往往更能突现空间层次,及客观物象的具体 外观,更具立体感。潮汕建筑石雕往往会在雕刻完成之后赋以重 彩,常用的颜色有蓝、绿、红、褐石、白色、金色等。
    潮汕石雕的雕刻方式由《营造法式》所说的四种雕刻方法 演变发展,形成独具特色的雕刻工艺。而其中最赋特色的当属 “潮式镂通雕”。潮式镂通雕是从“剔地起突”的基础上发展而 来的,其明显特征是强调凹陷的深度并使所雕刻的场景中的地面 呈一定坡度的延伸,有中国画中的深远透视法的影子,然后层层 镂通雕刻,形成独具特色的潮式镂通雕。著名雕艺家张鉴轩总结 潮式镂通雕的特点为“杂杂、匀匀、通通”,简扼地概括了潮汕 雕刻的艺术特色。“杂杂”指的是木石雕刻艺术构图饱满内容丰 富,潮汕木石雕刻总体给人的视觉感受便是密密麻麻繁复细腻, 虽然其内容丰富,形制繁复,但空间层次清晰,主次关系清楚, 虽杂但不乱。“匀匀”潮汕方言意为‘‘慢慢来”或“平衡、匀 称”,即主指其布局上整体平衡,次序井然。而“通通”指的是 雕刻本身通透玲珑的艺术效果。从某种方面体现出潮人审美情趣 中对繁复精细的喜爱。
    2.造型的风格特点
    潮汕鼎盛时期的建筑石雕,雕刻繁复,层层镂空是其最为显 著的造型风格。其图案丰富,构图饱满,装饰性强烈,具有独特 的构图形式,达到繁而不乱,热闹欢乐的艺术效果。造型上,客 观形象写实生动,虚幻形象变形夸张。构图上,潮汕石雕一方面 追求饱满繁复,雕饰形象大多充满石屏构件,极少留白。另一方 面,潮汕传统建筑石雕汲取了中国传统山水的高远法、平远法, 强调了时间与空间的延伸,这种构图形式多出现在以人物故事为 主题的石构件中。石屏挂件中以高远之法雕刻远中近三层空间的人物和景色。人物布局以“之”字形摆开体现了相当成熟的构图形式美感。这一石屏挂件又以镂通高浮雕的方式雕刻,空间层次层层叠压,体现出一种有序的空间递进层次。
    因地理环境及人文风格的特点形成别具一格的建筑体系, 而依附建筑的石雕构件也因此得以发展。潮汕建筑石雕造型手法 繁缛细腻,以高浮雕和镂通雕为主要造型手法,造型风格写实严谨,构图形式汲取传统国画之法,又具地方特色。赋色浓重质朴。取材地方生活习俗,有地方海产形象又有地方生活场景加之地方戏曲的影响因而拥有浓郁的地方色彩。
    3.潮汕建筑石雕在当代造型艺术中的意义
    中国具有深厚的传统造型艺术积淀,当代造型艺术在中国 的发展显然不可能与传统艺术脱离关系。学习和研究中国传统艺 术,从中汲取灵感和养分,构建中国本土的当代造型艺术形式, 才能使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得到充分的定位和发展。
    当代生活中大家面临的是席卷而来的全球大同趋势,如何在 如此大潮中保有自身,寻求发展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潮汕建 筑石雕艺术的造型形式特点有一方水土的烙印,在经济学问飞速 发展的时代,整理和研究这些地方传统艺术无疑是为大家自身寻 求艺术发展的道路铺上可拓展的基石。而传统艺术与时代溶合获 得成功的又不乏先例,多少艺术家结合了中国画中的水墨意趣使 油画作品大放异彩,吴冠中先生就在其中。不仅如此,墨西哥艺 术大师塔马约亦从墨西哥传统壁画中汲取灵感,完成了一幅幅优 秀的创作。形式主义大师毕加索也不例外,他喜爱的非洲雕塑无 时无刻不在为他提供灵感。那些在传统艺术中学习变通的艺术大 师不胜枚举。
    潮汕建筑石雕艺术,在岭南建筑石雕中独树一帜, 具有独特的地方色彩,这种别具一格的造型艺术形式无疑可以为 大家当今的艺术创作提供借鉴的可能性。潮汕建筑石雕艺术起源 甚早,行至明清而成熟,因地理位置特殊而承载了中原学问和海 洋学问,造型上深受地方学问艺术的影响,形成具有地方色彩的 石雕装饰艺术。潮汕传统建筑石雕工艺特点突出,层层镂通雕刻 与高浮雕的塑造工艺追求繁缛细腻的效果,极为精细,取材中有 地方沿海生物做为雕塑形象,又以地方戏曲传说及生活场景为主 题,形成具有地方特色的图形符号,构图上借鉴中国传统绘画中 的形式,又在潮汕戏曲中的舞台布局汲取养分。敷彩和形体塑造 则强调地方民俗特征,这一造型形式对于当代造型艺术的繁荣和 发展,尤其对于创造具有地方学问特色的造型形式和语言有着现 实的价值和意义。

  6. 造型
    石雕它讲究造型逼真,手法圆润细腻,纹式流畅洒脱。它的传统技艺始于汉,成熟于魏晋,在唐代流行开来。主要有园林雕塑、建筑雕塑、雕像、石雕工艺品几大类,产品有上百个品种:大理石壁炉架、人物雕塑、浮雕、抽象雕塑、喷泉、花盆、罗马柱、栏杆、凉亭、胸像、门套、石凳、浴盆、动物雕刻、墓碑、仿古雕塑等。石刻源远流长,它讲究造型逼真,手法圆润细腻,纹式流畅洒脱。雕刻产品主要以人物、动物、壁炉、花盆、栏板、喷泉、浮雕、龙亭龙柱、琼楼玉阁、飞禽走兽、各种精品雕刻等等。既富古老艺术的魅力,又有典雅明快的现代艺术风格,在海内外享有“巧夺天工”“石破天惊”之盛誉。石雕是集创意,设计,制作的各种艺术品。简单的说就是用石头雕刻的作品-艺术品。

    天然石材
    坚实,耐风化,因而,在岭南建筑中,除了石塔、石桥、石坊、石亭、石墓,更广泛地应用于建筑构件和装饰上。大体分为三类:一是作为建筑构件的门框、栏板、抱鼓石、台阶、柱础、梁枋、井圈等;二是作为建筑物附属体的石碑、石狮、石华表以及石像生等;三是作为建筑物中的陈设,如石香炉、石五供等等。
    天然石如今被人们利用广泛,以自然为美,用于学校门口,园林绿化带中,机关单位门口等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