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松与他的老虎雕塑

蔡志松,国际著名雕塑家、中国雕塑界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 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之后于该系任教。 现为职业艺术家,工作、生活于北京。曾获:巴黎秋季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洛克菲勒中国杰出青年艺术家大奖”、“岗松家族基金奖”和“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奖”等大奖;并曾获评:“2012全球100名艺术领袖”、“中国艺术权力人物”、“中国风度人物”、“全球华人时尚领袖”等;作品曾三次创造中国雕塑家在国际市场上的最高拍卖记录。

蔡志松15岁学画,19岁学习雕塑,时任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孙家彬是其雕塑启蒙恩师。一年后,蔡志松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0年。29岁时,他凭借《故国·风 1#》,成为第一位获巴黎秋季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的中国艺术家。此后,“故国”系列延续至今。“故国”之沉重与悲壮,让人很难想象出自“专业非常顺”的蔡志松。“我29岁前就经历了很多很多。”蔡志松用一句总结了其早期生活的坎坷。

蔡志松:有人说,人与万物互相依存,互相依赖;其实,要是没有大家,生存环境可能会更好。这次展览,我还做了一个虎头,当人渐渐逼近老虎,自己会是什么命运,我不用说,你也知道。

我安装了互动的声音设备,离老虎足够近时,它会嘶吼。那一刹那,大家是不是能反思大家的行为?所谓一切都有因果。另一方面,我只做了一个虎头,还保留了钢架子,这也是别有意味的。

蔡志松:很多人感慨,我少年得志,还有什么痛苦呢?事实上,我29岁的时候,已经经历了好多好多。

我在专业上一直很顺利。我学画晚,15岁才接触几何造型,但第一个教我的恩师就是鲁美的退休教授。跟着他画了几个月后,他就建议我去学雕塑。老先生说,人这一辈子,学专业的黄金时间就这么几年,要是学好雕塑,还想画画,那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要是先学别的,再学雕塑,那可能一直是业余水平了。因为,做好雕塑必须经过长期的专业训练。当然,他也带着个人感情色彩的,“我儿子就是学雕塑的;我学生孙家彬还是鲁美雕塑系系主任,到时给你推荐。”后来,孙老师见着我就说:“那你到我工作室来吧。”我当时的待遇,比鲁美本科生都好,是亲眼看着这些前辈一步一步怎么做下来的。后来去了央美,就更不得了了,那里汇聚了全国顶尖的艺术家。因此,在专业上,我还真是特别顺利。

但,生活不顺呐。

后来,我的作品入选了全国美展,当时挺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挺有能力的。但到了现场,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我的作品,因为它很平庸——你仔细看,能在里面看到专业技能,但它既没有在形式的探讨上达到新的高度,也没法传达鲜明的个人思想。那时,我知道,要和这样的作品告别了。后来就做了“故国”系列。

蔡志松:艺术不仅仅是美,但是如果能用美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思想,确实需要一种能力。当代艺术有很多是不追求美的,但同样做得很好,这是成立的。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我还是喜欢美,哪怕是最伤感的事,也要通过美来传达。当然,美不能成为你传达思想的阻碍,不能弱化作品的内核,更不能美化作品本身。

博仟北京玻璃钢雕塑厂,为您提供最专业的服务,能够制作优质的玻璃钢卡通雕塑,并且拥有先进的北京不锈钢雕塑加工设备。

除了拥有专业的玻璃钢加工厂房,大家还配备专业的铸造熔炉,为您提供美妙绝伦的北京城市雕塑设计方案,并能够承接大型的北京铸铜雕塑加工制作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