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

中国民间艺术千年艺术,随着与世界接轨,西方雕塑与中国雕塑结合,但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却无法融合,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

在最近召开的全国政协常委会上,吴祖强先生呼吁重视艺术教育,引起共鸣。我进一步指出,全国二三十所美术院校,竟没一所是中国民族民间艺术与雕塑的专门院校大多是画石膏画三角的洋式基础教育,而中国画教学仍是紫藤牡丹葡萄那一套。

中华艺术悠久的民族传统面临后继无人或不能后继的危险。这张条子,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同感,工艺美院学民族学传统,它的创作设计相比之下就占优势。五四以来留法的,解放以后留苏的“苏法联军”被认为是雕塑队伍的“正规军,他们似乎并不喜欢传统,所以较少给学生灌输传统。

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如何融合,这是一个传统问题,尤其在雕塑界要讲。美国虽是一个历史很短的国家,可仍很重视雕塑。舞蹈里都很注重雕塑感。他们尚且要研究传统、建设传统,大家怎么能坐视传统的断代呢?有人似乎主张,雕塑就是“苏法”的一种模式,所以很多雕塑总是挥着胳膊、瞪着眼,要么看书,要么玩鸽子,造型千篇一律。

咱们偌大的中国就没有别的题材了?我想对雕塑界坦白地说,韩美林本来不想搞雕塑的,可充斥于我眼睛的那种老套的雕塑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毕竟我也有艺术家的职业感,我开始尝试搞些不同的雕塑。越搞越发现雕塑界的问题。

以下是我罗列出来有关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的融合问题:

一、从艺术贵在创新这个意义上说,老套的雕塑必须获得更新和补充;

二、鉴于环境雕塑是种百年大计的学问建设,为了对后代负责,大家应该让雕塑作为学问媒体多有些民族的东西,好让他们能经常生活在“母语”的环境中。雕塑家不能再听任旧模式的统治和旧观念的引导,有时候,这种“引导对别人的作品是相当苛刻的,要雕塑有弹性、有温度。试问国外的哪件雕塑是有弹性、有温度的?祖师爷都做不到,怎么能武断地要求中国雕塑家?什么叫世界水平,就是民族传统加现代意识。

我到非洲、到印度看了他们的东西激动得很,如果非洲印度没有他们的传统性和民族性,就不叫世界了。各有各的特点风格这个世界才有趣。大家在中国搞雕塑,重要的是把外国的精华熔进中国的炉子而不是相反。

这几年,我的这种主张遭到一些人的反对,越反对我越高兴。唯其反对,才使我的目标越来越明确。把生活看得有趣,活着才不累。名利其实无所谓,人死了都不带到坟墓里去。“学问大革命”我九死一生,从大劫中经历过来悟出一个道理:要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先得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自己没有一身铮铮铁骨,你搞的雕塑就立不起来。七年前中国美术家协会成立韩美林工作室,参加工作的人一来,我就发给他们一个第九交响乐的磁带。我说,要指挥就去指挥第九交响乐,不要去耍猴的那里敲锣。同样是指挥,目标要定得大一些。(点评:在这里只针对韩美林老师这句话,刚刚还在说要主张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的结合,为何给去自己工作室的员工听第九交响乐,反而藐视中国民间耍猴?如果真的爱怜中国民间艺术,那么百鸟朝凤应该比第九交响乐目标更大吧)

工作室有一副对联:英雄笑忍天寒,上牙打下牙:好汉不怕茹饥,前心贴后心  横批:上下贴心,隆冬腊月大家工作室的同事们,在高空架上做雕塑,扔着慢头汽水,唱着红高梁分不出男女老少,泥汗血水如此这粒才做了一些“大雕”,跟太阳对着晒,人是需要这种精神的雕里家应有再造乾坤,担当字面的气概。

前不久一位采仿的俄国雕塑家对我说,你就做你这种民族的,不要改,民族的艺术,应该是中国雕塑家首要的责任,大家深深地知道,学习传统带给大家艺术上多么大的成功。学了传统才有大家的特点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什么都跟西方走,是一种为什么西方人也视为“垃圾艺术”的东西,在中国还大有效仿者?可能跟引导的方式及大环境有关,雕是一种营造大学问环境的重要构成因素,如果大多数雕塑都是苏法式的,客观上就会随处起到西化引导的作用。西方的很多艺术家死了你知道吗?而一些有钱的艺术家搞艺术只是过过隐。你没钱却也学看玩沙龙、买一杯咖品三个小时,不是很笑话吗?不如大家都踏踏实实地搞点真正的艺术,艺术跟外国学习出息,就如外国人写的汉字书法中国人不会看走样,艺术导向直接规定艺术的道路,不实的民间艺术的空头理论家是没资格引导艺术创作的,或仅有一些单一风格的作品,也不足以引导全国雕塑的百花齐放,如果说雕塑界有什么不好的风气要改变的话,首先大家都不要图课盘哪座山头当“头长”,且一心一意做点于国于民有益的作品就行了。

有人讲我的作品像”剪纸(可跳转欣赏博仟雕塑企业的纸片人城市不锈钢雕塑案例),艺术难道非得都是“三维的,既然艺术的1+1可能等于一朵白荷花,为么不许“剪影式”的雕塑存在?我为什么要创作楼前的马雕塑,那里的环境是南北大路,主要适应人在汽车上修然而过的审视,没必要让人从哪个角度都去看这只“马”,我减去与视点关系不大的两面,就成了影式的雕塑,太阳升落,都能看到它清晰的轮廓我就是汲取了纸的语言,将来我还要搞色彩取音响雕塑,拉影雕塑,供大人小孩爬的雕塑,有什么不可以?说到雕塑的形式,我不否认采用装饰性的手段,比如戏装,性格向上的人物,上身装束都是倒三角的轮廓,肩上提,挺拔有力,柔弱的性格,线时多下滑缓,其实人的肩不都差不多吗?

只有装饰艺术,才给艺术家更大的自由,增增减减,或夸张或省略令艺术更高于生活,我的雕塑,有的细节部件真实的本来是没有的,一经增加,不仅能强调结构龙骨,使结构符合力学的稳固,也能让形象更有味道。

我考虑我的雕塑主要是中国人看的,应该多些民族的素质,好让中国人看着习惯。坦白地说,大家雕塑的制作队伍跟不上,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能工巧匠越 来越少了,虔诚地投入到雕塑创作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这个问题,是相当普遍的严重问题。我也希翼有一个众望所归的全国性的专业机构,来管管这种事,好好规划中国雕塑的整体布局,我搞大雕塑,本来不是本行,所以要求严肃虚心,在结构力学、材料学等方面,得经常请教清华大学等部门的专家学者。

我觉得,搞大的城市广场雕塑最重要在于配合甲方在选地、用材方面有一些特殊要求。有的项目首先面临“客户”和艺术家的道德意识和审美意D的冲突,仅三两句话你就不想跟他合作了,目前,属于我“动议”搞的大雕塑不多。“大连老虎”算是大雕塑一般都是“应邀命题”搞起来的。可见“客户的意志是关键因素,当时我在大连一下看中了老虎滩的青山碧海,认为这儿要搞一组大雕塑很不错。李市长担着风险支撑立项。后来他坦言,看小稿时觉得像黄鼠狼一般,心里很没谱。而我相信,只要是民族的传统的品格,就不怕放大,越放越好!

传统的精神和民族的品格,应该成为中国雕塑家的支撑架,我承认我是个“杂牌军”,吃单一的食物会造成营养不良,艺术上做杂牌军没什么不好!我刻有两方印以自勉;一方就叫“杂牌军”;一方就叫“雕邪”不管别人是否以为我的作品“歪门邪道”,我还是要如既往地搞下去。

做为新生代专业的雕塑企业,博仟艺术非常赞许韩美林大师最后这句话,艺术本没有界限,无论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还是别的什么,艺术本就是相同的,每个人都是艺术大师,不要太注重称号,那只是一件马甲,更重要的是如何能够创作经典的雕塑作品。

“中国民间艺术与雕塑”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