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教义在佛像雕塑中的表达

禅宗南北两派都十分重视调心,而禅宗自分南北两派以来,对调心的方法出现了分线,北派主张“凝心人定、住心看静、起心外照、摄心内证”,宣杨通过坐以达到心的最高境界,佛性,是为渐修,接下来博仟ky开元官网就来先容一下禅宗教义在佛像雕塑中的表达。

而南派所提倡的根本方法是顿,何为顿,据《能禅阳诗碑铭》说:“商人告倦,自息化域,穷子无疑,自开宝藏。”禅宗十牧图全景

这两个比输都出自《法华经》,前者出自《化城品》说化城在于息脚,息脚之后还是为了达到最终目的,后者出自《譬喻品》,说使穷子消失疑感后,即可自己直开宝藏,南宗就是把直开宝藏化作“顿”,但后来禅宗七祖神会又提出“顿悟”一说,“顿悟”是一下子发露出性来,虽然“见即顿悟”但顿悟之后仍然“不废渐修”,由此可见南北两派的分线只在于修禅方式上,即“顿”“渐”之争,但目的却是一样,就是“词心以达“安心”,神宗还吸取了无碍思想,如《能禅碑铭》说:“能常叹日:七宝布施(出《金别金》)等恒河沙亿劫修行(时间长),居大地墨(数量多不如无为之运(出自《金刚经》),无得之您(出《维摩经》),弘济众生。大三有(三界众生),”这种无为无母的思想即无相,无看,无住(见于《坛经》)  五代两宋的佛教雕塑最重要的主题在于宣扬这些教义。这在佛教雕塑中几乎每一件作品都孕含着一种禅理,这也就是五代两宋佛教雕中佛学内涌的精华所在,在五代两宋佛教雕塑中,最为突出的例证要属四川大足宝顶牧牛坪的《十牧》(南宋公元1127-1279),《十牧》是描写禅家修道过程的巨型石雕,它用通俗易懂的讲解性艺术形式,把牧牛的内容分为《未牧》《初调》《受制》《回首》《伏》《无码》《任运》《相忘》《独照》《双泥》等十个情节来比输修禅进程中的十个阶段,距今近千年的古代编辑背定不知道符号学,但无形中扫合符号学的运用原理。

《十牧》中的牛象征修弹者的心(可跳转欣赏博仟ky开元官网案例牧童放牛雕塑石牛动物石雕等精彩案例),而教童是具有双重含义的符号,既代表修弹者本人的意志,又代表着弹宗教义,具有丰富的内,面穿插于牧童与牛之间一些他,服子,流须之类以各自抽象联想特征大大助长了择的意境。

大家先分析一下《初调》部分,那一条牛呈桀骜不驯之状,头虽被牧童用牛缓尽力牵住,但紧张的左前腿以及颈部有力扭转的微妙动态,分明透出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牧童左手扯住牛缰,右手高举牛鞭,一看便知是在调教这头不服管教的顽牛。

《初调》中的牛生动形象地暗喻了禅的初调七情六欲之错综纷繁,尘心凡念交错缤纷,修禅者烦躁不安的状况。禅宗有语曰:“其有不植德本,难入顿门,忘系空华之狂,曾非慧日之咎。”

意思是说:太阳是有的但迷于空华之人却无视于太阳,就不是太阳的过错了。明白一点说,就是通向佛的至高境界的捷径是有的,但如果没有向佛之心,那么就不能达到佛境,也就不是佛法的过错。大家联系《初调》来看,便可看到《初调》主题深处的另一层含义即引人向佛。如果要达到至一切皆如一切平等”的禅境,便应该主动调节身心,这也符合禅宗南派“自度”的观点。

另一情节《无碍》也很值得细细品味:牧童悠闲地在山崖之上,双臂枕于头下,双眼轻松地闭着,而那头曾经桀鷔顽劣的牛呢,此时温驯地卧在一旁,无需牵绑、亦无需鞭打、呵斥。禅宗云:人心本性原来清静,具各菩提般若之知,只缘一向迷茫颠倒,不能自悟:若能自悟,自然无碍。就是说,若能自己领悟到佛性则一切都畅通,很自然地达到佛境了。

《无碍》这一石雕,就是描写修禅者调节自心达到“清静心”后的“无碍”情形了。象牧童的那种悠然平和的心境,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令人向往的。生在凡世,一生为功名利禄所困,难免觉得人生艰难,若能一生悠然而居,当是人生一大乐事。禅家无形中抓住了人们这一心态,自然达到了“诲人向佛”的目的。

五代两宋的佛教雕塑艺术,寓禅于雕塑,构成它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承袭晚唐余韵的基础上,又笼罩上强烈的禅宗色彩而具独特的审美情趣,无论在创意还是在技巧角度,都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在艺术技巧上的高度智慧和卓越的才能。给大家民族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遗产,我无意于宣扬佛教,在这里我想引用罗丹的一句话来结束我作此文的初衷:“在艺术家看来,一切都是美的。”这种说法不一定科学,但他强调认识的作用,强调认识要有敏锐的眼光,要透过一般外形而发现对象特殊的内在意义,这是很重要的。

如对本文禅宗教义在佛像雕塑感兴趣可继续延展阅读五代两宋佛教雕塑中朴素禅风的痕迹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中国古代佛教雕塑等精彩文献。

“禅宗教义在佛像雕塑中的表达”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