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当代雕塑批评的透析

我想套用彭德评傅中望文字的开篇作为本文的开篇,彭德的评傅中望文字中夜郎自大般的吃语,竖定了其在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史上近乎无耻的地位,今天博仟雕塑企业就来带大家了解一下当代雕塑批评的透析。

这样的“彭德”在艺术批评史上实在不算凤毛麟角,本文仅谈雕塑批评,翻阅近几年与此相关的文字,不难发现,这样的“彭德”至少还可以包括以下人士栗宪庭、殷双喜、刘绕纯,尹吉男颇少涉猎雕塑批评但其与隋建国的通讯录(见尹著《独自叩门》),却与其一贯的自信和敏锐风度大相径庭,多少有些举步维艰地小心翼翼。著名批评家殷双喜黑白照片

似乎雕塑批评之难成而易好正成为一个共识,但我想,这种共识大有作为意识贫乏之托词之嫌且成为将错就错之避风港。而批评模式的流行性促成了批评家“轻体桃花逐水流”,批评的乏力与雕塑创作因转型而不可避免的夹生原本不应如此完美地伴生,只是现状使然,“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此间呈现双向指谓。

毋庸讳言,中国当代雕塑的发展与整体的当代艺术之间存有相当的脱节,雕塑传统乃至手工传统的人文精神的缺乏使中国当代雕塑一直处于西方人物雕塑模式的笼罩之中。“中国特色”呈现扭曲的非本民族学问的尴尬面貌,的确给那些长于尽吹捧之能事的批评者提出了难题。雕塑批评的滞后现象甚至可以折射整体的中国当代艺术批评一理性的、客观的批评尚未确立。

殷双喜已经注意到雕塑批评之乏力,不过,也仅作“管中窥豹”而已,(《管中窥豹》刊《江苏画刊》1996.3),其中“窥豹”的第一层涵义所谓“缺乏比较具有公约性的批评规范”,在笔者看来实不尽然这种“公约性”几近于笔者曾在别的文字中探讨过的“批评的流行性”,其后果将是导致伪批评家的滋生和泛滥。而与“缺乏”相对应的是“具有较多的个人随意性只须读读殷双喜关于雕塑的另一篇文字《重要的转折》(刊《江苏画刊》1995.2),就不难看出,殷给自己开了一个大玩笑,因为《重要的转折》一文正是“具有个人较多的随意性”,且多不具备批评家所应有的逻辑综合能力的断想。在谈及隋建国的《地留》里,殷双喜毫无创见地搬用了“复数性”的概念‘,其实,复数性制作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从商周青铜器“九票”到秦始皇兵马俑的千军万马;从魏晋佛教造像到明清的五百罗汉,莫不内蕴“复数性”的概念。

当代创作中,“复数性”的使用当首推徐冰,但笔者认为这正是徐冰艺术的致命之处。从《天书》《鬼打墙》到参加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活动(1995,雕塑与装置)的作品《后约》,都一贯使用了“复数性”手法,只是《天书》还有一些复数与无为之间的勉强粘合,《鬼打墙》却具备相当的急功近利的势态,(从行为到作品本身皆然,且与《天书》所标榜的形成极大反差),而《后约》则几属江郎才尽的浅层的对自己创作的“复数”。94雕塑系列个人展中,数位编辑都陷入了这个“复数”的误区隋建国,傅中望、展望,姜杰莫不如此,“复数”对于其作品仅具有重复组合的形式主义意义,其中姜杰的《临界点》最为突出,居然以“复数”营造了一种抒情的氯围。另外,殷双喜在谈及展望的《空灵·空》时,也误入了编辑在名称上设下的陷井,将一种仅限于形容的文字嫁接到无味的联想之上。

笔者对易英有尊重之意,毕竟他是中国当代批评家中勇于说出自己的话的宴数人之一(当代批评家的通病至少有一点,那就桌是:不问是鹿是马,专为艺术家提供创作的合理性,同时插上抒情的翅膀,由作品带着自己漫无目的地遨游。)易英的《谈雕塑的功能及其语言的可识别性》(刊《翰墨艺讯》第三辑)和《力求明确的意义》可归作易英作文模式的经典本文仅作雕塑话题,就《谈》一文,笔者深感易英艰难地排铜在“形式主义”和“结构主义”之间:曾经是“前卫”的弄潮几3,此间“不愿谈前卫”这个词。著名批评家彭德照片

从先前的力主“理解的难度”摇身一变,大谈“符号系统的可识别性”,并自作聪明为此“可识别性庸俗化的实现作“假观真做”的策划,让人啼笑皆非也许易英的个人哲学依据是实用主义,但笔者与之略有相左,因为生存的多重性是体现在每一具体行为涉及道德判断)的纯粹性上的,想来,这也算作一种“明确的意义。

与彭德的极端民间主义情绪相对立,果宪庭一贯鼓吹国际主义,这是他本人近几年来最大的“学术成果”,《里的自觉》(刊《今日先锋》第3期)是要宪庭在94雕塑系列个人展座谈会上的发言,很容易让人想起彭德对他江郎才尽的评价,对某一现状冠上一具新名词是要宪庭和尹古男所偏好的,只是前者的书房里比后者少那么几本书,新名词有时让自己无所适从。关于五位艺术家作品的讲话让人觉得要宪庭是浪浸蛋诗人而你资深的“新潮”美术批评家。他这样评价菱杰:“女雕型家姜杰对材质的特殊敏感使她的作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易辞的石膏和蜡,半透明的桥的硅和用抄布所创造的胚验和娃蛙形象,以及布展时使用的塑料薄模、在灯光下闪烁的难以承重的塑料丝,都表明姜杰作为一个女艺术家,对于脆弱和易受伤害的把握具有特殊的敏感。

姜杰的《临界点》除了因复数营造什情之外,还动用塑料薄模,抄布等材质,在灯光的非自然的配置下,其同组成一出僵硬的戏剧场面,此举将题里引向了一种浅层的叙述独白,而要居然能为之留下深刻的印象,无疑表现了一种浪没的您剧情储而非理性的思,上段毫无个人气质的分析有些人云态云的道听途说之感,如此批评家品评美术,难怪有人会疾呼:“前卫艺术下课。(待续)

也可跳转继续了解博仟其他文章:城市雕塑对公共环境对影响雕塑的虚实欧洲雕塑与中国环境雕塑区别等。

 

“关于当代雕塑批评的透析”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